蓝思字无念——今天也在疯狂吸羡

开学了暂时淡圈,放假更新!(但是我们学校不常放假。。)。最爱曦澄忘羡追凌聂瑶宋晓薛

今天的含光君生病啦

虽然下午就要回学校了。
让我再浪最后一把。。。。

大名鼎鼎威风八面的含光君此刻像个小媳妇一样坐在魏无羡面前。
坐姿端正优雅。
魏无羡虽然是笑眯眯的看着蓝忘机道
"长进了啊含光君。都知道骗人了是吗?"
"我。。。"蓝忘机还没有说完就被魏无羡打断。
"我什么?明明自己伤寒了还那么严重为什么不告诉我?!还在信里面说自己的情况很好?"

魏无羡简直都要被气笑了
"蓝忘机,是你不把你的身体当回事。还得不把我是你道侣当回事?"

魏无羡真的真的很生气。这是他第一次当着蓝忘机的面这样喊他。

含光君委屈巴巴的端坐在那里哑着声音道:"魏婴。。。我错了。"

"不接受事后道歉。"魏无羡坐在床榻旁边。扭过头不去看他。

是了,身体一向好的不得了的含光君。
败给了初春的寒流。
得了伤寒,并且还很严重。
魏无羡此时恰好带蓝家小辈出去夜猎。

蓝曦臣看蓝忘机执意不肯告诉魏无羡。
在蓝忘机送去给魏无羡的信上留下四个字。
忘机伤寒。

然后魏无羡立马从山下跑了回来。
看到躺在床上神情有些虚弱的蓝忘机气不打一出来。

含光君以为是自己烧糊涂了。怎么看到了自家小娇妻怒气冲冲的在看着他。
有一种被人抓包的心虚。

"魏婴。。。我。。。"声音听上去可怜兮兮把魏无羡的心听软了。
生气是真生气
心疼也是真心疼。

他怎么会不知道,蓝忘机隐瞒自己是为了什么。
不想让他担心罢了。

"蓝湛,我知道你这是不想让我担心。可是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魏无羡替蓝忘机掖好被子。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的衣袖:"不要生气。"

"我不生气了。快点喝药吧。"魏无羡无奈的把药碗递给他。
后者仗着自己仍然是病患,还仗着魏无羡对他的宠爱。
没有接过碗。魏无羡调侃道:"哎呦,含光君还要被别人喂着喝药。好吧今天本老祖就来帮帮你。"

一个愿意变相撒娇一个愿意去宠。
这其实是互相的。
他们是互相用着自己的方法去宠着对方。

"苦吗?"魏无羡蹙眉道。这碗黑漆漆的汤药闻着味儿都觉得要苦死了。蓝忘机摇摇头。
蓝忘机却眉头不皱的喝了下去。

看的魏无羡心疼死了一口亲了上去。在这缠绵悱恻道
"给你中和中和。"
谁知道蓝忘机大手一压道:"继续。"

"奇怪了你不是说不苦么?"魏无羡按着蓝忘机的脸道
"口出狂言可是要罚抄的。"
蓝忘机点点头
"嗯。该罚。"

"好了不闹了。睡吧。"魏无羡想把碗放回厨房。
却被蓝忘机抓着手腕
"不要走。"
魏无羡轻轻一笑柔声道:"我不走。乖。"

魏无羡又道:"含光君你真应该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柔成朵娇花了。"
然后魏无羡笑眯眯道
"不过我很喜欢。"

魏无羡吹熄了蜡烛想在蓝忘机身边躺下却被轻轻推开。
"不能"
"为什么?"
"会把病气渡过去。"

魏无羡坏笑道:"刚刚我给你中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好了,我不说了。睡吧。"

在一室黑暗中。蓝忘机抱着魏无羡睡过去了。
朦胧中只听见一个人轻声道
"不要怕。我在。不会走。"

或许是夷陵老祖亲手喂的药着实有用
含光君第二天就好起来啦。

魏无羡笑眯眯的说这药真有用。
含光君却摇摇头对他说了几个字。
魏无羡捂着脸道
"蓝湛!你又撩我!"
蓝忘机没有说话。却轻轻一笑道
"嗯。"

能让夷陵老祖脸红心跳的话是什么呢?
不过就是含光君轻轻的一句话
"你才是我的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逃跑溜走。
病弱含光君真好玩。
不管再怎么厉害。
生病了在爱人面前总是会不一样的。

天上掉下个大美叽(又名双叽的巅峰对决(假的))

蓝湛指的是现代的叽
蓝忘机是以前的叽。不要认错哦

挂式的大屏电视还在播放着最近的热播剧。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拜了一大堆零食。
一罐可乐被打翻在精致的地毯上,魏无羡此刻嘴里还有这薯片。
然后懵逼的看着身上的人。
准确的来说,魏无羡被这个天降下来的人地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个人都沉默片刻。然后魏无羡大喊出声
"江澄!有天外来客啊!"

尚在好梦中的江澄被这聒噪声吵醒。
他起来推开门不耐烦道:"魏无羡,这一大清早你特么就不能。。。。"
然后江澄看见了魏无羡被一个男人以亲密的姿势地咚了。
江澄:再见吧您嘞。

然后魏无羡眼睁睁的看着江澄面无表情的关上门。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把他丢到危险中毫不理睬。
魏无羡:。。。。江澄你给我等着。

"魏婴?"上面传来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
哎嘿还蛮好听的。魏无羡不着边际的想着。与那人对上视线才一惊
"。。。蓝湛?你怎么。。。?"
"变这么大了。。。"
魏无羡吃惊的看着压着他的人,显然就是那个小古板蓝忘机蓝湛。
怎么一个晚上不见,小古板就。。。就那么高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的cos啊。。。还蛮逼真的。"魏无羡被眼前的"蓝湛"拉起来。懵逼的摸着他的避尘道
"这是道具吧。怎么这么重!"
把避尘抽出剑鞘,手想摸一摸它的剑锋。却被蓝忘机一手抓住
"不可。会伤到。"
魏无羡:。。。。你等等。
魏无羡抱来个大西瓜
"你。。。切一下?"
敢拿含光君的避尘切瓜,魏无羡果然是魏无羡啊。
避尘都感觉委屈。
蓝忘机只是轻轻朝西瓜一挥剑。
西瓜裂成了整整齐齐的八瓣。

魏无羡:。。。以后少惹蓝湛吧。。。会死人的。

"你是说,你不是这里的蓝湛而是另外一个蓝忘机?蛮好玩的呀。"
魏无羡饶有兴致的把玩着他的抹额,蓝忘机也没有阻止。
"你说这边的蓝湛看到你会不会觉得吃惊呀。"魏无羡笑嘻嘻道。
蓝忘机没有答话只是挪开了视线
"把衣服穿好。"

魏无羡低下头瞅瞅自己,T恤,短裤,穿好了啊。
可是在蓝忘机眼里,那两条修长白皙的腿在眼前晃来晃去。
着实眼花。让他想到了那边的魏无羡。
不知道那边的魏无羡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呢?
含光君蹙起眉。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魏无羡跑过去开门。
一打开,蓝湛站在外面道:"魏婴,该去图书馆了。
魏无羡看着这小蓝湛突然笑出声
站在门口的蓝湛被他突如其来的笑的有些茫然。

然后他自己看见了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
大叽:。。。。
小叽:。。。。

"魏婴。。。这是谁?"蓝湛皱着眉把魏无羡往身后护着。尽管眼前的人和自己很像但是蓝湛还是有些不喜眼前的人。
"蓝湛你知道吗?他说他也叫蓝忘机。"魏无羡扒着蓝湛的肩膀笑嘻嘻道。
蓝忘机和蓝湛对视了一眼就挪开视线了。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看着彼此
觉得
有点烦。

"唉,蓝湛你喊我去图书馆干什么呀。"魏无羡好奇道
"抄书。昨日你被叔父罚了三遍校规。"
蓝湛面无表情的看着魏无羡道。

"不是吧。。。三遍?!会死人的!蓝湛,蓝二哥哥,放过我嘛。"魏无羡试图用撒娇能让蓝湛心软减了他的罚抄。
"不行"

"我帮你抄。"几乎是同时的,蓝湛和蓝忘机一起道。

"真的吗!蓝忘机你真的要帮我嘛!"魏无羡跑到蓝忘机身边扯着他的广袖两眼放光。
"嗯。"蓝忘机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道
"我帮你抄。"
魏无羡感动的都想要以身相许了。
QAQ蓝湛和蓝忘机那么像,还是蓝忘机对他好!

蓝湛:。。。。

"你不能帮他抄。这是他自己的事"蓝湛走上前试图把魏无羡从蓝忘机身上扒下来。
"蓝湛!人家都答应我了。你怎么这样!你果然看不的我。"魏无羡说着无意
听者有心。

"我并不是。。。我。。。"蓝湛开口的断断续续。
最后三个人窝在魏无羡的房间里面
蓝忘机气定神闲的帮魏无羡抄书。
字迹像极了魏无羡的龙飞凤舞。

蓝湛在一旁看着魏无羡围着蓝忘机叽叽喳喳的样子敛下眸子。
蓝忘机看到这一幕只是浅浅勾唇。
继续替魏无羡抄书。

"蓝忘机,你喜欢兔子嘛"魏无羡突然问。蓝湛看着魏无羡快要贴到蓝忘机身上的样子。
心里有点泛酸
也不见你平常这样和我问问题。

"喜欢的。"蓝忘机答。又补充道:"后山有很多。"
"哇,蓝湛你看你,我上次送你兔子你还不要,你看看人家。"魏无羡对蓝湛做了个鬼脸。
蓝湛面无表情的看着蓝忘机。

"那蓝忘机你有喜欢的人嘛?"魏无羡继续问。
"有,我已有道侣。"

"哇。。。你看着和蓝湛一样,没想到。。。那么快就有媳妇了啊。好不好看,厉不厉害,贤不贤惠。"魏无羡震惊道。

"好看,厉害,贤惠。"蓝忘机眼里带着笑意。

眼看魏无羡还要兴致勃勃的问,却被蓝湛一把拉住衣领。
"魏婴。坐姿。"

魏无羡只能悻悻的坐好。
蓝忘机不为所动甚至还微微一笑。

蓝湛:。。。好气啊。我真的好气啊。

然后魏无羡又手贱的去扯蓝忘机抹额玩。蓝湛看了脸色阴晴不定。
谁知道魏无羡一个用力就把蓝忘机抹额扯下来了。

"魏婴!你怎么能!"蓝湛终于忍无可忍,脸色苍白道。

"啊。。。我怎么了?"魏无羡茫然的看着手中的抹额
"我上次不也是拿了你的么。。。。也不见你生气啊。"

蓝湛闭上眼睛,蓝忘机轻轻抽走他手中的抹额道:"魏婴,你能帮我倒杯茶嘛?"
魏无羡站起来道:"唔,给你泡杯红茶吧。蓝湛你还是喝碧螺春是吗?"
然后魏无羡光着脚准备跑出去又被黑着脸的蓝湛强逼穿上了毛茸茸的兔子拖鞋。

"你喜欢魏婴。"蓝忘机开口道。两个人像是被镜子平面反射出来的一样。
蓝湛低声嗯了一声。

"既然喜欢。那就不要错过。主动一点。"蓝忘机抄着书道。
"不要像我一样。"

蓝忘机放下笔淡声对。
蓝湛闭上眼睛道:"嗯。我知晓了。"

"唉,你们的茶。"魏无羡拿着两个杯子。一个是一次性的一个是白色兔子的。
白色兔子的给了蓝湛。塑料杯给了蓝忘机。

三个人在魏无羡叽叽喳喳的问话里过了一天。
蓝湛觉得魏无羡再问下去。
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估计都要被魏无羡知道了。

"魏婴。"
"嗯?蓝忘机什么事?"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蓝忘机摸摸他的头轻声讲。

"啊。。。这么快呀。。。不过你的心上人一定很担心你啦。"魏无羡皱了皱眉随即道。

"蓝忘机,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魏无羡小心翼翼道。
"你说。"
"你的道侣他好不好?有多好?"

蓝忘机笑了,像清光映雪一样。让魏无羡看的恍惚。

蓝忘机弯下腰低声道
"他很好。和你一样好。"
魏无羡愣了一下。
蓝忘机对后面的蓝湛点点头。

就像早上蓝忘机突如其来的来一样。
他也突如其来的消失了。

"蓝湛。"魏无羡低着头道
"嗯?"蓝湛上前搭着魏无羡的肩道:"怎么了?"
魏无羡抬头回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一起出去玩吗?"
蓝湛点点头道:"好。"

果然啊
魏无羡想
虽然大的蓝湛对他很好。
但是他更喜欢这个小的蓝湛。

更喜欢这个
和他一起长大的蓝湛。

今天魔道动漫第一季终于完结了。
云梦少年魏无羡再见。
恭迎无上邪尊夷陵老祖。
我们2019年再见。
QAQ。
这算是被动漫虐到疯掉的给自己的糖吧QAQ

。。。我真的觉得我要死了QAQ
老母亲心疼啊QAQ

我ballball你们快去结婚不要吵架好不好QAQ

凡间客01

狐仙双杰×修仙者双璧

这是个变身脑洞(假的)而且人物我可能把握的不是很好。希望各位看了我的文的小可爱们。能在评论区多给我点建议。谢谢(*°∀°)=3

————————分割线————————
你可曾听说
云梦双杰?
在天界
许多小仙们或者是极有声望的仙君们
提到云梦双杰
都是一副羡慕又敬仰的神情

江澄和魏无羡都是有名的仙君。
在五年前的仙魔之战,大放异彩。二人合力斩杀三千妖修。
联手击败了一位大乘期的妖魔。

靠二人之力还了蓬莱等地的清净。

奇怪的是,二位仙君回来上战场之前。
是在凡间里游玩的。
在仙界大获全胜之后
二位仙君再不离开莲花坞。

除非仙帝之邀,或是下界的修仙者飞升。
二人才会出现。
众人才会有一睹他们风采的机会。

这次也是一样。
魏无羡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引得一些春心萌动的女仙们心神荡漾。
江澄冷着脸色静静的看着手中之茶。

"江澄,你这又是何必呢?"魏无羡换了个姿势,在美人榻上懒懒躺着
"五年过去了。这五年里面,会发生什么,能发生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魏无羡眯着眸子漫不经心道。仿佛他说的这一切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杯中的茶起了一圈圈漪涟。
江澄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你说的很对。"

当梦一场
也好。

两个人相视一笑
不过却是苦笑。

五年了,想必他们也应该娶妻生子了。
当初的不告而别。
现在的无法见面。

两个人都做好看着这一批新飞升的修者,也不过四五人而已。

最后的两位着实让处变不惊的二位仙君慌了神。

"泽芜君蓝曦臣,含光君蓝忘机。"
传报的声音犹如厉鬼催命。

江澄和魏无羡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不可置信。

什么?
那两个小家伙。
居然上来了?

蓝曦臣入殿看着那一抹紫色。嘴角是温柔的笑意。
找到你了。
阿澄。
五年来,你可想我?

蓝忘机看着江澄身边的黑衣人。和以前一样都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魏婴。
当初,为什么。
不告而别?

这是江澄和魏无羡很久之前惹得桃花债,错情乱。
现在讨债的人。
已经来了呀。

十三年前
蓝忘机在一个小树林里看到了一个黑衣青年。
笑容风流倜傥,十分丰神俊朗。
那青年对着年幼的蓝忘机道
"小伢子。你可知道。"
"擅闯狐狸的地盘。可是会被吃掉的。"
蓝忘机却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
星星,落下来了。

蓝曦臣看着江澄
想起来当初那个由小狐狸变成的人。
明明迷路了。
还硬是嘴硬。
那一瞬间
他觉得这个人
很有趣。

其实这是双杰大猪蹄子的故事
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救急!

有谁能帮一下月子的忙嘛?如果有请和她联系。谢谢!

要上一中与桥中所拼搏的月爸!:

我妈妈因病要动手术,因输血不够,现在还差800毫升血!要广东茂名市信宜本地人才可住院动手术,这是关于人命的!哪位朋友愿意献血,血型不论!在下感激不敬!
@蓝思字无念——今天也在疯狂吸羡


求助,和一夜情的对象碰上了怎么办?

江澄看着在自己面前翻来覆去一脸生无可恋的人无奈道:"所以,你是说你和蓝忘机又见面了?"
魏无羡可怜巴巴的从小抱枕里面抬起头来点头道:"是啊。。。"
"奇怪了,你以前上学的时候,不是经常去蓝忘机那里捣乱嘛,现在人家主动找你,你还不乐意了?"
江澄抿了一口红酒对魏无羡这样的人准确的下了两个字的定论
"事精"

魏无羡焉巴巴的趴在沙发上讲:"如果蓝忘机是自愿和我亲近的,我自然是乐意的"
可问题是
蓝忘机偏偏不是为了魏无羡来的。
一直都是
从来不是

江澄看魏无羡这副模样吐槽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蓝忘机睡了,还不负责。"
谁知道魏无羡懒洋洋抬起头嗯了一声。

。。。。等等,嗯了一声?!
江澄吓得红酒杯都掉了:"你。。。你们!什么时候?!"
我靠这两个人都滚上床了!
闹什么鬼别扭!

"。。。还记得上次公司里的聚会嘛?"魏无羡凉凉的看着他。
"某个姓江名澄的人说好了接我回家。谁知道把我甩在酒店里面。甩就算了,还偷溜出去留我一个人挡酒。"
"江澄,你说这个人是谁啊?"魏无羡皮笑肉不笑的讲

江澄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谁知道你喝酒没轻没重的。。。不对啊,蓝忘机又不喝酒。魏无羡,明明是你拐了人家好不好!"江澄一脸看渣男的表情看着他。
魏无羡:。。。。你还记得你给蓝忘机的葡萄酒嘛?
江澄:。。记得。
魏无羡:呵,他醉了。
江澄:。。。。。。。

魏无羡至今都记得那个兵荒马乱的早上。
一睁眼就看见蓝忘机俊逸的容颜在自己面前被放大。吓都要吓死了好嘛!
腰上的酸痛,后面的不适,再加上这满地凌乱的衣服。
魏无羡:。。。。酒后乱性的车祸现场啊。。。。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依旧平静的睡颜无声的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能和暗恋对象乱那啥。。。也算赚到了。毕竟人家,哪里喜欢自己这种性格。上次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蓝忘机知道魏无羡这么想,六月飞雪,那可比窦娥还冤呐。
明明魏无羡那个时候帮了罗青羊赶走小流氓,还把手臂挂了伤。然后蓝忘机冷着脸强行押着魏无羡上了药。听魏无羡絮絮叨叨的和人小姑娘说着
"没关系"
"你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谁都会喜欢的"
等等堪称撩拨人的话(虽然他自己不觉得。)
蓝忘机才突然想起来
好像魏无羡曾经说过
"要不是蓝湛你好看,我才不会在你这里碰冷钉子"

魏无羡这边好说歹说的把小姑娘劝好了。回头一看蓝忘机脸色不好,他讨好一笑道:"蓝湛别生气了。我的错我的错。"
"魏婴,你对谁都是这样子的吗?"蓝忘机平静的问。
魏无羡想了想道:"好像是?"
蓝忘机深吸一口气道:"如果你没有那个心思就不要去随意撩拨人家,倒是把人家惹得心烦意乱。"
魏无羡懵逼了
什么意思?难道蓝湛看不得绵绵和我说话。
该不会蓝湛喜欢绵绵吧。。。。
真的喜欢的话。
那他自己的喜欢又算得了什么呢?

魏无羡忍住酸涩的心情嬉皮笑脸道:"莫不是蓝湛你喜欢绵绵?喜欢就说吗!我不会拦着的。"
蓝忘机轻轻蹙眉
魏婴
你是真不知道我的心意
还是假装不明白我的心思
看蓝忘机不答话。

魏无羡心凉了半截
好嘛,暗恋的人有了喜欢的人。自己还想着帮人家出主意。
哇塞自己真的是宽容。
魏无羡都忍不住要给自己点一个赞了

那天,两个人终是没有说什么话。
后来见面的机会更少了。
都是蓝忘机找魏无羡躲或者魏无羡找的时候蓝忘机不在。
而在这次酒会上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身边带着罗青羊。

两个人的视线很快的对上又很快的分开。一人一句客套话都匆匆忙忙的离开。
也不知道是在逃避什么。

"好了绵绵,你男朋友在哪里呢?"魏无羡对罗青羊说道。
罗青羊扫视了一圈,她男朋友很快就出来拉着她。两个人一同向魏无羡道谢之后便离开了酒店。

之后,喝酒太多了。魏无羡已经断片了
古人云
"借酒消愁愁更愁"
诚不欺我也。这是魏无羡醉倒之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还有一句
"死江澄,你特么只留我一个在这里应酬!我要找师姐告状!"
然后在已经朦朦胧胧的视线里
看到一个很像蓝忘机的人把他扶起来。
之后。。。。
就翻车现场了

魏无羡那天早上慌乱的逃跑了。
蓝忘机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看了看身边的一片狼藉。脸色苍白。
却看见魏无羡的钱包还落在地上

(羡羡好像那种吃干抹净就翻脸不认账的人啊哈哈哈)
再然后,魏无羡每天都会看见蓝忘机
蓝忘机想尽办法的想和魏无羡说明这个。
却总是被魏无羡四两拨千斤拨了回去。

别说这个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但是,至少让我能看着你。

而在今天
蓝忘机很清楚的表达了
"魏婴,我知道是你。"
魏无羡闭上眼睛,低声嗯了一句。
看蓝忘机还想说什么被魏无羡迫不及待的打断了
"蓝湛,我们,。。。那只是一场意外。你不用放在心上。"
魏无羡的样子看上去还是那样漫不经心仿佛这个对他来说没有影响。
"意外?"
"不用放在心上?"蓝忘机面无表情的重复着他的话。
魏无羡低下头,没有说什么。
最后两个人
不欢而散。

"。。。所以你是认为蓝忘机不喜欢你?"江澄擦着自己的相机道
魏无羡在一旁画着画嗯了一声。
江澄叹了口气无语的说:"难道你还没察觉出来吗?"
"什么?"

"蓝忘机对你,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
江澄看着魏无羡一字一句道
"你难道没有看过他的眼睛嘛?只要你在,那里面,只会有你。"

魏无羡愣了一下艰难的说:"。。。什么?"
江澄无奈摇摇头:"你还记得,大一的时候,你被温晁堵住围打的事情吗?"
魏无羡点点头道:"我在医院,不是你送过来的吗?"
江澄抽抽嘴角:"。。。。我当时人在几百里之外的地方。飞过去救你吗?"

"是蓝忘机。他把你救了出来,然后送去了医院。"

江澄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道:"听蓝曦臣讲,就是因为那次,蓝忘机出柜了。然后你不是曾经问过我,蓝忘机为什么没来看你嘛?"
"因为他,被他叔父责骂了一顿。关在蓝家大宅,可是他还是偷偷翻出去找你了。"

魏无羡呆呆愣愣的。
江澄好笑的推了推他:"你傻了?"
然后被魏无羡随手乱扔的颜料糊了一脸
江澄:。。。。我去你的魏无羡。。。。

蓝曦臣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魏无羡朝他步步紧逼(?)不由得吓了一跳。
"蓝大哥!蓝湛在哪里?!"魏无羡急切的抓着蓝曦臣的衣服问。
还不等蓝曦臣回答。

蓝忘机从蓝曦臣身后走出来,看见魏无羡这般着急的样子走上去关切问:"我在,魏婴。发生了什么?"

看到蓝忘机魏无羡满肚子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江澄给蓝曦臣使了个眼色
蓝曦臣了然点头,跟着江澄来到楼上点开监控录像看现场直播。

"蓝曦臣吃吗?"江澄递给蓝曦臣一包薯片。蓝曦臣笑着摇摇头拒绝
"阿澄你吃吧。我给你榨杯果汁。还是西瓜汁是吗?"
江澄不亦乐乎的看着监控录像点点头:"要冰块!"
蓝曦臣微笑着应下道:"为什么要录监控呢?"
江澄冷冷一笑:"拿来当魏无羡的黑历史啊。转到各个朋友圈。"
蓝曦臣:。。。。算了阿澄开心就好。

"蓝湛,你听我说。"魏无羡走上去拉着蓝忘机的手认真道
"我喜欢你蓝忘机。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想和你天天睡觉的那种喜欢。我发誓我。。。。"还没等魏无羡说完,就被蓝忘机大力扯进怀里。

现在什么话都不用说了。
一切都明白了不是吗?

"蓝湛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了?"魏无羡问
蓝忘机点点头。
"对不起。。。我现在才。。。"
"不用说对不起。你的回应对我来说。"
"永远都是刚刚好。"

我们每个人总有自己想说的话,想做的事,想见的人,想来想去,总有千万种欢喜,你看着年复一年,春光补补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
而你对我的欢喜
来的不早不晚
对我来说
永远都是刚刚好。

我明天没有时间码字。。。明天广播剧第二季开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忘羡怎么就那么好
那么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他们!

【行吟泽畔】我不会忘记,我爱你。

1.第二次参加活动
2.人物。。。。很ooc
3.希望不要拖剩下太太们的后腿QAQ

江澄安静的躺在榻上,脸色苍白的可怕。寒室里的气氛十分低迷。

金凌在一旁抹着眼泪,蓝曦臣静静的看着医者替江澄把脉。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唉。。。。。蓝宗主,江宗主的伤不是什么要紧伤,只是。。。他好像伤到了头部,醒过来也许会忘记全部的事情 也许不忘记。一切都要看造化了。"

老者一边收拾医箱,一边道。

蓝曦臣点点头道:"我送您出去吧。"

"有劳了。"

等蓝曦臣把医者送完回来。就被突然跪地的金凌吓了一跳

"阿凌,你快点起来。听话,快起来。"

蓝曦臣伸出手想去把金凌扶起来。

金凌犟着不起抽抽噎噎道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自己没有看清楚,舅舅就不会替我硬生生受下那一击。"

蓝曦臣听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温柔的把他拉起来,摸摸他的头道:"阿凌,无需要太多介怀,你是他最疼的外甥。他怎能不护你?"

"可是舅舅。。。。"

"放心吧,他会醒过来的。一定会。"蓝曦臣温声哄着金凌。语气坚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澄终于醒了。

蓝曦臣激动的伸出手却被他躲过

一句淡淡的你是谁?

击破了蓝曦臣花了很多时间垒积的心防。

"晚吟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蓝曦臣温柔的替他掖好被子。

"醒了就好,你醒过来了,就好。"

莫名的,江澄看着眼前人温柔但是神情落寞的样子

很想去安慰,可是却记不起他的半分。

金凌来探望过,抱着江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江澄无奈的看着他,把他抱得紧紧的金凌抬起头口齿不清的问

"舅舅,你真的忘了泽芜君嘛?"

江澄点点头无奈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金凌没有做声只是眼神担忧的看向蓝曦臣。后者对他微微一笑,拿来煎好的药道

"阿澄,你该喝药了。"

药碗旁边放着江澄平日最爱吃的蜜饯。

极其细心,却又极其不显心意。

魏无羡看着江澄,江澄看着魏无羡。

大眼瞪大眼。

"你。。。。唉,你好好养病吧。早点想起来,你该想的人。"魏无羡无奈的给他弄好被子。叮嘱他要好生注意,却被江澄拉住手

"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蓝曦臣。"

"我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江澄曾经问过他"蓝曦臣,我如果忘了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蓝曦臣只是笑:"因为你是晚吟啊。"

因为是你,所以我心甘情愿爱着你。

哪怕被你遗忘。

魏无羡摇摇头轻声道:"你要自己想。"

自己想?

江澄一个人坐榻上。看着窗外的景色,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没过多久,蓝曦臣看到他又睡过去了,轻轻的在脸上落下一吻。

帮他弄好被子后又轻轻离开。

殊不知在他走之后,江澄睁开眼睛。

江澄摸着被蓝曦臣亲到的地方不言不语。

第二天

蓝曦臣看到江澄还在睡,没有吵他。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书。

突然听见江澄喊他了

起身去看时发现江澄眼睛红红的,不由忧心

"晚吟,你怎么了?"

江澄努力让自己平静,他道:"蓝曦臣,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江澄看着他没有答话。

在梦里,他梦见了他们相爱的一点一滴。

怎么可以忘记他呢?

怎么可以?

江澄深吸一口气向蓝曦臣伸出手看着蓝曦臣微笑着说:"我回来了。"

蓝曦臣愣了一下,猛的伸出手抱紧江澄。抱得死死地紧紧的,语气沙哑:"晚吟。欢迎回来。"

江澄被他抱了一会好奇的说:"你为什么当初不告诉我你是我的伴侣呢?"

蓝曦臣摇摇头:"你那个时候,不适宜听到这些话。我不想让你在那个时候胡思乱想。"

"所以。。。你就隐瞒自己,让自己煎熬吗?"江澄皱眉看着他。

天知道,面对自己爱人不认识自己的心情。

蓝曦臣还是微笑着说

"因为是晚吟啊。"

"因为,是你啊。"
"如果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呢?"江澄问
"如果你真的想不起来。那么没关系,总是能再次爱上的。我会再一次的,追求你。"蓝曦臣摸摸他的脸柔声道。
自从爱上你的那一刻
等待和思念的角力已经成为了我宿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弄完了。

 @邪物傍身―天凉了记得加衣服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只好躺着在床上摸鱼。
话说我这个点特别容易丧心病狂嘿嘿嘿嘿嘿(笑容突然变态)

邪物傍身―天凉了记得加衣服:

[行吟泽畔]时间安排

10.4

00:00   @蓝思字无念——今天也在疯狂吸羡 
01:00    @松香雅韵
02:00   @姑苏蓝氏云深不知处宗主夫人
03:00  @嗷嗷嗷嗷嗷啊嗷呜嗷
04:00  @羽竹羽竹【修文中……】
05:00   @过气无悔在线刷存在感
06:00   @邪物傍身―天凉了记得加衣服
07:00   @顾沂
08:00  @抹茶茶鸭~
09:00   @傅黎
10:00  @过气无悔在线刷存在感
11:00  @叫我(米米)就好
12:00  @矢崎鹤见
13:00  @小鸡炖季书
14:00   @蓝浅——今天也是个非酋
15:00   @离思喝奶绿
16:00  @析澄.
17:00  @零雨曦
18:00   @银飞天_(´∇`)
19:00  @小狐狸w——曦澄证婚人
20:00  @张斑斑的诺诺
21:00  @洢(・Д・)ノ
22:00  @顾沂
23:00  @旧岁长安
24:00  @邪物傍身―天凉了记得加衣服

饕鬄盛宴,敬请期待。

有的太太把自己分成好几份儿来帮我……感激不尽。

到时候文章和图都会发到这个tag👉行吟泽畔,不忙的话查收下呗~

世不识番外 带孩子真幸福

关于衣服
江澄和魏无羡看着眼前的两套蓝家校服眼角抽了抽
"琮儿,你们。。。哪里翻出来的?"魏无羡拎起那套衣服问。
"是从一个箱子找到的哦。"蓝璮在一旁乖巧的回答。蓝钰在一旁和蓝琮乖巧点点头。
江澄面色极差的抖开衣服。
这显然就是一套女装。
应该是给未来的宗主夫人的衣服。
可惜了
江澄他。。。性别不太符合哈。。。

虽然说怎么样都不可能认错衣服。
但是由于蓝家不合理的教学比如男修女修分开住。
导致这几个小宝贝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见过任何女修。
认错衣服也是理所应当的。

"父亲上次不是想让爹爹穿这个嘛。我们今天找到了两套。一套给爹爹一套舅舅。"蓝钰扒着江澄的腿眨巴眼道。

江澄:。。。魏无羡怎么办?
魏无羡: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顶着小宝贝们的目光。他们头皮发麻的换上了女装。
江澄看了看魏无羡挑挑眉道:"你还别说,你穿着到挺像个姑娘。"
莫玄羽本来体型纤细,还比江澄矮。
长的好看,而且魏无羡已然修的金丹。长相和前世已经很像了。
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眼波流转。
倒是像极了一位美艳女子。

魏无羡毫不客气的怼回去
"我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江澄长相随了虞夫人
杏目细眉
俊美好看。

只是平常冷脸待人总是嘲讽的看别人
才会让人觉得锐利。
此刻看他像一位英气逼人的姑娘

蓝钰和蓝璮绕着江澄拍手打转
"爹爹好看!舅舅也好看!"
蓝琮抱着魏无羡的腿细声细气道
"爹爹,好看!"

双杰二人摸摸孩子的头无奈看了看对方。觉得就是哄孩子开心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双璧在外面办完事,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
此情此景。

"晚吟。。。你?"蓝曦臣半是惊讶半是欣赏
江澄冷眼瞪过去:"干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很合适罢了。"蓝曦臣拍拍两个孩子柔声道:"我今日给你们带了桂花糕。去吃吧。"两个孩子开开心心抱着蓝曦臣
"父亲父亲!你看爹爹好看吗!"

蓝曦臣笑了笑道:"好看。"
未了补充一句
"你们爹爹在父亲眼里最好看。"

江澄不自在的拍了蓝曦臣:"孩子在呢瞎说什么。"
蓝曦臣无辜的看着江澄:"我没有瞎说呀。璮儿,钰儿,父亲说的对不对?"
蓝璮和蓝钰拍着手笑眯眯的
江澄摇了摇头但是眼有笑意的看着

"二哥哥,我好看吗?"魏无羡笑眯眯的抱着蓝忘机,仿佛没有骨头一样靠着他。
"好好走路。"含光君话是这么说,可是却死死地抱着魏无羡,一点都没有让他好好走路的样子。
蓝琮被哥哥蓝思拉着。
他仰着头天真的问
"哥哥,为什么父亲自己不把手分开让爹爹好好走路呢?"
蓝忘机:。。。。
魏无羡: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倒是放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思平常和父亲含光君一样从来不怎么笑。
许是魏无羡的缘故,他的眼睛怎么看都是笑着的。
面对自己稚嫩的幼弟
蓝思嘴角不禁的微微上扬
"因为,父亲和爹爹他们是道侣啊。"

"什么是道侣呢?"蓝琮继续问着。
蓝思看着眼前恩爱的一对璧人
笑着回答
"道侣乃命定之人,倾心之人。"
"更是与你共度一生,白头到老的人。"

我的爱人
我只想和你
白头到老。

事后双杰看着被撕扯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隐隐作疼的腰。
决心不再穿这身衣服了。

关于护短
蓝璮和蓝钰虽然肖像极了泽芜君
但是他们都遗传了自家爹爹的毒舌
外加护短
孩子们长大了夜猎路过一地
听到有人在咬舌根
说着魏无羡的不是。
然后俩孩子开始了微笑怼人模式
说的有据有理
憋的那几人说不出其他话来。
在场的目击证人金凌讲
"感觉像是被我舅舅江澄上身的泽芜君。"
蓝璮/蓝钰:敢说我舅舅?呵。

关于夜猎长出耳朵
双杰又双叒叕偷偷跑出去夜猎啦。
所幸没有受伤。
但是两个人长出了兽耳。
魏无羡两个雪白的兔耳朵耷拉下来
江澄的两个猫耳朵时不时抖一下
接到自己媳妇很催促的消息匆匆忙忙赶来的双璧被惊到了

真可爱。双璧不约而同的想着

蓝曦臣跃跃欲试的伸出手被江澄冷漠无情的打开
"不要摸"
"晚吟。。。"蓝曦臣试图通过讨好来得到摸耳朵的机会。
"不可以"冷漠无情无理取闹的江澄残忍的拒绝了。
回到云深不知处
蓝璮和蓝钰好奇地问
"爹爹你为什么要戴披风啊"
江澄默默的拿下披风
两个小朋友看见猫耳朵一下子来了兴趣
"爹爹我想摸!"
江澄本来是要拒绝的
看到孩子一脸渴望
江澄:。。。算了。。。随你们摸吧。
蓝曦臣:。。。。

"二哥哥你别摸了。痒。"魏无羡拨开蓝忘机还想摸的手。
蓝忘机面无表情可是魏无羡看来委屈巴巴的。
"真的痒,蓝湛别摸了。听话。"
魏无羡抱着含光君mua了一口
含光君这才心情好了一点点。

蓝思纠结的看着魏无羡的兔耳。
想摸
但是父亲在不敢啊QAQ
蓝琮皱着小脸
道"爹爹。。。"
"什么事?"魏无羡心情很好的抱着他。
"我想摸。。。可以吗?"蓝琮小心翼翼的问。
魏无羡噗嗤一笑,直接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耳朵上
"摸啊。没事的阿思你也来。"
蓝思下意识拒绝:"孩儿不。。。"
"真的不想?"
"。。。。"
"嗯?"魏无羡笑得狡猾。
"想。。。。"最终蓝思还是摸了上去。
还揉了几下
手感真好嘿嘿嘿。

含光君在一旁看着不做声
然后晚上静室和寒室都。。。咳咳咳
双璧:给不给摸,床上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世不识的番外我全部写完啦
感谢支持我的各位小可爱!
我爱你们!

养的熊猫是神仙

江澄和魏无羡是熊猫饲养员。
当然只是临时的,而且还不是什么正经的饲养员。
他们是在下学的路上偶然看到这个动物园缺人
一时心血来潮的想看看。
结果发现这一屋子都是熊猫。
其中特别有两只熊猫看见他们就趴在玻璃窗那里一动不动的。
然后江澄和魏无羡就稀里糊涂的当了熊猫饲养员。

"我说江澄啊。。。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魏无羡抱着自己的熊猫给他撸着毛纠结道。
江澄抱着他自己的也点点头。
养熊猫不是要穿防护服的嘛。。。
为什么这里不用穿?!
虐待熊猫嘛?!

他们曾经找过馆长问过。馆长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小姑娘,当时她漫不经心的说
"谁说你们养的是熊猫了。"
"你们养的可是神仙。"

双杰:。。。。。现在报警来得及吗?

"湛湛啊。。。我都和你这么熟了,你就不能像你哥涣涣那样主动给我撒个娇嘛?!"魏无羡恨铁不成钢的说。
他怀中的熊猫
一次都没有给他撒娇过
一次!都没有!

江澄在旁边嘲笑,他怀里的熊猫也弯弯眼睛。
熊猫湛湛依旧冷静的缩在魏无羡怀里。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
看上去委屈极了。

魏无羡把它放下来感慨道
"长这么大,这么优雅的大熊猫我还是第一次见。。。"
江澄点点头
这一大园子的熊猫跟成精了一样。
有固定的作息时间。
每天都很雅正的坐着。
而且还特别不活泼。。。。

又到了吃饭的点,魏无羡和江澄拿出他们的饭菜
看它们优雅的拿着个小叉子吃饭。
越看越奇怪
这哪里是大熊猫分明就是个人好嘛!
虽然说大熊猫像人
但是你这像的也太过分了!

而且。。。。双杰看向它们的饭菜打了个寒颤。
这么难吃的东西真的是熊猫吃的吗。。。
真的不是在虐待熊猫嘛。。。
熊猫为什么会吃煮白菜而不是竹子?
居然连奶都不喝?!

双杰越来越觉得这个动物园。
有毛病。

看着熊猫吃饭,他们也要吃饭了。

"靠,江澄你该不会和熊猫一样吃素了吧!"魏无羡看到江澄的饭盒里全是白菜,震惊道。
"闭嘴。"江澄面无表情的说
然后酸溜溜的看了一眼魏无羡道:"你怎么就吃不胖呢。。。"
魏无羡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掐了一把江澄的腰道:"你也不胖好嘛!吃什么素!"
然后夹了一大筷子牛肉给江澄。还夹走了他的一半白菜
江澄:。。。。魏无羡你还我白菜!
江澄怒目圆睁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剥好一个麻辣虾塞到他嘴巴里
"吃你的吧。瞎减肥,到时候师姐看到了看她怎么说你。"
江澄只好乖乖吃下。然后给魏无羡也喂了个排骨。
两个人听到了玻璃窗那里传来声音。
一看是湛湛和涣涣在挠玻璃窗。
很急很急的那种。
双杰:。。。。???!

两个人飞速放下筷子饭盒。
跑进去,然后两只小家伙把他们两个往旁边推,就是不让他们挨在一起。
魏无羡抱起湛湛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怀里的小熊猫看着他眨眨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魏无羡有点心虚总感觉做了什么对不起它的事情。
江澄则是被涣涣抱住,涣涣一副委屈的模样。
江澄好声哄着:"好了好了不怕了不怕了。"

双杰拍着怀里的熊猫一脸懵逼
他们究竟干了啥了。。。。
(你们互相喂饭啊。。。)

没过几天,金凌要来看看两个舅舅,还神秘的和他们讲
"舅舅!我到时候给你们个惊喜!"
现在魏无羡绝望的看着朝他步步紧逼的一只哈士奇,满脸绝望。
金凌这就是你的惊喜?!
江澄快来救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狗啊!

然后他泪眼朦胧中看见了一只毛绒绒的东西飞快的跑过来并且顺着他的裤脚爬上了他的肩头,并且蹭蹭他。
魏无羡无意识的抱紧它。
明明熊猫还小可是哈士奇被熊猫看了一眼便耷拉下尾巴委屈的嗷呜一声跑掉了。
魏无羡这次反应过来,湛湛在帮他赶狗。
他抱着它mua了一口
"好样的!不愧是我家湛湛!"
它低下头,在他怀里蹭蹭。

江澄抱着涣涣去称体重,然后打趣道
"没想到你看上去胖越来是真的胖啊。"
涣涣委屈,涣涣不说。
它背对着江澄
江澄好笑的摸摸
然后听见了魏无羡撕心裂肺的喊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狗啊!江澄!快来救驾!"

救个屁。

江澄面无表情的跑了过去。最后那只哈士奇被勒令栓在外面

金凌现在很慌张很慌张。
他被一只好像叫蓝思追的熊猫抱住退不放了。
怎么办?急,在线等。

你说强行把腿抽出来?
熊猫那么娇贵的动物伤着了你当带的起吗。

带不起带不起。。。。

所以金凌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大舅
魏无羡没良心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死心吧思追喜欢什么抱什么觉得不会放开的。"

金凌:。。。。呵,男人。

然后看向江澄,江澄一脸冷漠道:"看我干什么,自己解决。"

金凌:。。。。我祝你们早日被含光君泽芜君拱回家!
我还不如要两个大舅父!

这两个舅舅坏掉了!我!不!要!

"这几天天气不好。"馆长对他们道。
嗯。。。然后呢?
"所以你们把湛湛涣涣带回去吧。"
馆长笑眯眯的说。

"哦。。。。好。。。等等。。。什么?!"两个人大惊失色。
我靠!那是熊猫啊!
我们带回去会不会被说偷国宝啊!

然后双杰风中凌乱的把熊猫带回去了。

魏无羡一脸纠结到看着这对熊猫兄弟对江澄讲:"嗯。。。我去买点。。。熊猫能吃的。。。"
江澄点点头,等魏无羡还没走多久。
一转头发现两个古色古香的古装美男子站在他身后。

江澄:。。。。我靠!大白天见鬼是吗!

等两个人笑眯眯的说出他们就是熊猫的时候。

江澄颤颤巍巍道:"。。。熊。。。熊猫姑娘?"

双璧:。。。。你才是熊猫姑娘。
魏无羡刚刚好从外面回来道:"江澄我忘了带车钥匙了。"
然后震惊的看着这一对人
"江澄你做了什么。。。湛湛呢?"

"我。"一直没出声的另外一个人开口了。
江澄道:"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蓝湛:。。。。。

然后魏无羡懵逼的又听了一遍他们曾经的爱恨情仇。

江澄面无表情的站在窗口道:"你要是说我是和你曾经谈过恋爱的神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蓝涣哭笑不得道:"阿澄你不是啊。"
江澄放下心来。
"你是莲花妖啊。"
江澄:。。。。我还是跳楼吧。
然后蓝涣无奈的拦下要跳下一楼的江澄:"阿澄你这是要干嘛。"

"为民除害啊。"江澄一脸冷漠

"难道你们觉得我们和你们以前谈恋爱的人很像然后想把我们当替身最后好给他们找身体嘛?"魏无羡飞快的说完这段话。

双璧:。。。。。

江澄抽抽嘴角:"你哪里看来这么玛丽苏的剧情。。。"
魏无羡道:"就。。。你床底下的书啊。"

江澄:。。。靠!魏无羡你又进我房间!
魏无羡:说得好像你上次没趁我洗澡拿走我的单反!

双杰越吵,双璧脸色越发不善。

感情真好呢^ω^

然后双杰吵着吵着发现此刻姿势不对。
两个人都被压在沙发上。

恰好门此刻被打开。
江厌离的声音传来:"阿澄阿羡~我带爸妈来看你们啦"
双杰:。。。。玛德药丸。

然后他们震惊的看着被压着的双杰。

江厌离:。。。阿澄。。。阿羡?
江氏夫妇:。。。。

"难过之前给你们相亲你们看不上。。。。原来是性别不对。。。。"虞紫鸢幽幽道。

江澄/魏无羡:妈/虞夫人!听我们解释!

蓝涣和蓝湛正襟危坐
蓝涣看上去笑得温柔实际上语气落魄:"没有,实际上我和阿澄。忘机和魏先生还只是普通朋友。"
怎么看都是痴情人为负心汉解释。

江氏夫妇:阿澄阿羡你们喜欢男的我们接受。始乱终弃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虞紫鸢:。。。唉历劫都还是喜欢他们。。。)
双杰:。。。我选择死亡。

最后蓝忘机住进了魏无羡的房间。蓝曦臣住进了江澄的房间。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魏无羡。
然后看到了他的抹额被魏无羡拿来绑花。
蓝忘机:。。。。。

魏无羡摸摸头发纠结道
"我和你。。。。真的是爱人嘛?"
蓝忘机开口道:是。
"我会做饭。"
"我会养家。"
"我什么都会。"

魏无羡茫然点头。
蓝忘机走上前抱着他涩声道
"不要再丢下我。"
"我受不住。"

不知道为什么魏无羡心里一酸被抱着点点头道
"不会了。"

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了。

江澄纠结到看着蓝曦臣道
"。。。你认真的?"

蓝曦臣闭上眼睛轻声道
"我认真的。真的不能再认真了。"

从前我根本不相信一见钟情。
但是看见你的笑容。
我不得不信。
我真的,一见钟情了。

没有什么奇幻的爱情故事。
只有两个傻妖
为了两个仙君的情劫送上自己的生命。

两个仙君渡了劫
却又渡不了劫。

寻寻觅觅几千年
终是
再得轮回。

哪怕你们不记得了
没有关系,我们还记得。

哪怕是重新来过
让我们
再相爱一次。

最后双杰捂着发疼的腰想
"我可能养了个禽兽。"

哈哈哈哈哈哈国庆节快乐!各位小可爱!

最近仙侠妖魔的脑洞贼多!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我爱你们!

(我发现我最近发文就掉粉。是不是代表着我可以安心咸鱼吃粮啦ヾ(@゜∇゜@)ノ)